Blogga på DinStartsida.se
TIPS!
Skapa en blogg - Rapportera - Nästa blogg 

Senaste inlägg

 

Arkiv

 

Kategorier

Torsdag den 28 September 2017, kl 06:00

今年,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以下簡稱“四六級考試”)走到了它誕生的第30年。對每一個大學生來說,大學生活的回憶或許可以多種多樣,但四六級考試是可以產生“絕對共鳴”的。今年6月,又一次四六級考試結束,學校裏再次回蕩起一年兩次的“大吐槽”。

 

事實上,近年來人們對於四六級考試的爭議一直不斷——一方面,不少學生認為四六級考試越來越難;另一方面,不少用人單位和國內外高校認為,四六級考試並不能完全檢測出學生真正的英語水平。

 

這個“含著金湯匙”誕生的權威英語測試,為何屢遭“嫌棄”?四六級考試的未來究竟會通往何方呢?

 

考試難度越來越大考生:“我可能考了個假四六級”

 

對於不少大學生來說,年年參加四六級考試“刷”分數是他們的共同回憶,然而近年來不少大學生發現,雖然自己準備得一次比一次充分,但考試成績一次不如一次。

 

6月17日,六級考試結束的鈴聲一響,來自北京市某高校的百曉還沒寫完翻譯,卻不得不停筆等待老師收卷了。出了考場,百曉忍不住向室友吐槽:“這次題太難了,作文題根本沒看懂,估計這回刷分又失敗了。”

 

百曉考的是三套真題中的第二套,這套卷子中的作文題是“whether to major in humanitiesor science”。看到作文題,百曉的第一反應是“大學是否應該學科學和人類學專業。”因為對“whether”和“humanities”的不了解,她把“whether”翻譯為“是否”,把“humanities”翻譯為“人類學”。

 

然而,和百曉同宿舍的楊梅也有點懵,楊梅給的翻譯是:“大學應該主修學人文學科還是自然科學。”更讓她們“崩潰”的是,當晚英語培訓機構給出的試題分析上寫道,題目大意為“大學應該選擇文科還是理科”。

 

這是百曉第三次考六級了。“幾乎每次都會趕上四六級考試改革。”她無奈地說。對六級,她可謂是“屢敗屢戰,屢戰屢敗”。但是已經研究生二年級的她認為六級證是找工作的“最低要求”之一,已經快沒有幾次考試機會的她這次認真地復習了3個月,做了幾十套題,結果聽力考試還是“什麽都沒聽懂”。

 

據了解,為進一步提高聽力測試的效度,全國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委員會自2016年6月考試起對四六級考試的聽力試題進行局部調整。調整的相關內容包括取消短對話、取消短文聽寫,聽力篇章調整為兩篇(原3篇),新增講座/講話(3篇),其他測試內容不變。

 

6月17日四六級考試當天,新浪網發起的2017年四六級考試難度調查中顯示,參與四級考試難度調查的1777人中,74.2%認為四級考試“考試難度增加,考完後生無可戀”;參與六級考試難度調查的3034名網友中,67.6%認為六級考試難度增加。

 

對此,中國科學院大學外語系教師張旭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表示:“今年我在四六級考試監考過程中看到了試卷,感覺翻譯題的確有些難度,但聽力的難度一般,可能學生對於長篇文章的聽力練習較少,因此感到難度增加。”

 

四六級分數在就業中是個多大的砝碼?

 

隨著英語測試種類的越來越多,不少大學生對於四六級考試“中國式”的考題表示不認可,同時,不少用人單位對於四六級考試分數只做一個基本要求,需要較高英語水平的崗位都要求學生有雅思、托福成績。一時間,人們對於四六級考試能否客觀檢測出學生英語水平的質疑聲越來越大。

 

王洋去年於北京市某985高校畢業後就職於一家北京的事業單位。他表示,自己找工作時投了不少簡歷,雖然簡歷上會寫清四六級考試成績,但大部分企業和單位在招聘簡章中對此卻並無要求。他見過“最苛刻”的要求是六級500分以上。

 

“有些單位在網申的時候需要填寫四六級考試成績,也許他們會用這個篩選簡歷,不過之後我參加了不少單位的面試,沒有任何面試官會問我四六級考試的問題。有些崗位是國際交流性質的,單位會直接出英語題測試,或者看有沒有雅思托福成績。”王洋說。

 

今年4月,新東方在線聯合香草招聘發布的《2017應屆大學生就業報告》顯示,51.56%的應屆畢業生表示,四六級考試成績對就業影響很小,16.50%的應屆畢業生認為四六級考試對就業沒有影響。

 

一位從事多年人力資源工作的資深HR表示,在近幾年的招聘過程中,企業對英語四六級的要求已經越來越淡化,“相比社會招聘,校招可能會更重視英語四六級證書和其他能夠證明自身能力的證書”。

 

對此,北京語言大學教育測量研究所所長謝小慶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表示,四六級考試作為一個語言測試,它的可靠性、有效性、準確性、科學性是值得肯定的。

 

“四六級一直在改進考試方式,並且收費低,作為一個全國性的英語考核標準,它的性價比是很高的。在國內,四六級考試仍然是主要公司單位承認的、受到普遍認可的一種水平測試。但如果有人想去國外或者外企工作,當然可以選擇托福、雅思等考試方式。”謝小慶說。

 

四六級考試誕生30周年未來應扮演什麽角色?

 

這項自1987年逐漸在全國高校推廣開來的英語考試,如今迎來了它的第30年。近年來,伴隨著四六級考試是否“有用”的爭論不斷,但不少高校“不過四六級不給畢業證”的做法讓其在學生心目中的地位仍然“難以撼動”。

 

事實上,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和教育部並未制定學士學位授予與英語四級考試掛鉤的辦法。然而,四六級考試在這30年中不斷發展壯大的同時,與學位掛鉤已經成了部分高校的“土政策”和“潛規則”。

 

那麽,四六級考試究竟應該扮演什麽角色?

 

復旦大學教授、上海高校大學英語教學指導委員會主任、中國學術英語教學研究會會長蔡基剛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表示,四六級考試與雅思托福等社會化英語考試性質不同。

 

“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只是一種教學測試,即測試學生在完成大學英語4個學期後是否達到大綱提出的要求。大綱的要求是按照4個學期的課時數(280課時)和當時新生的入學水平(1800單詞量)計算出來的,而不是根據社會用人單位需求設計出來的。”蔡基剛說。

 

據蔡基剛觀察,現在的四六級考試較從前更難,一方面是因為在這30年中學生總體英語水平是逐漸提高的,另一方面是因為大家都期望它達到教學目的的同時實現一種社會目的。

 

蔡基剛認為,要讓四六級考試既滿足社會需要,成為用人單位衡量學生英語水平的一把尺子,又讓其發揮教學測試功能,作為完成教學課時後的達標測試,這是不可能的。

 

“作為社會化考試有幾個條件。首先,其內容和難度的設計必須基於用人單位的需求分析,為特定社會需求服務;其次,社會化考試完全是個人行為,學生考試成績只能報給考生本人;另外,社會化考試的運轉應當與教學脫鉤的。因此,看上去四六級考試在向社會化考試轉型,但都是表面現象。”蔡基剛說。

 

蔡基剛坦言,“現在四六級考試既想享受教學考試帶來的地位壟斷性和生源保障性等好處,又想享受社會考試帶來的認可度,這是不可能的。”

 

2017年年初,教育部副部長林蕙青曾表示,首個覆蓋我國各教育階段英語測評、教學、學習的能力標準——中國英語能力等級量表已完成主體研制,預計2017年年底公布。同時,國家英語能力等級考試計劃在2020年前逐步推出。

 

雖然通過媒體多方證實可以確定,這並不代表四六級考試將會取消,但四六級考試的未來究竟路在何方?

 

蔡基剛表示,回顧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發展的30年,這一測試的出現對於社會和高校重視大學英語,推動大學生的英語水平提高起到了歷史性的貢獻。但是它給我國外語教學帶來的弊病也是有目共睹的,其帶來的“應試教學”和“高分低能”結果困擾了一代大學英語教學的定位和發展,影響了一代大學生用英語開展專業學習能力的發展。

 

蔡基剛認為,作為一個全國性的、統一的,一段時間行政命令性的教學水平考試已失去了其存在的依據,它抹殺了地區的學生水平差異和各校辦學定位的差異。

 

蔡基剛解釋:“現實情況是我國地區差異太大,各地各校新生入學水平無法比較。如現在的上海高校新生的詞匯水平可能達到4000了,但有些地區最多只有2000詞匯量,怎麽能夠要求他們在兩年後都達到統一的水平呢?這就導致四級考試一次通過率始終在30%左右徘徊,也引發了普遍性的應試教學。”

 

此外,蔡基剛表示,英語教學水平的考試是否需要全國統一的測試是值得思考的。“我們真的需要這麽多‘菜刀’嗎?現在英語能力考試在國家層面已經有高考,四六級考試,英語專業四、八級考試,全國研究生統一考試,人事職稱考試等7種,如加上其他測試方式,大約有十幾種。每種考試都是一種利益,最終受傷的還是學生。”

Kategorier: Skriv en kommentar

Torsdag den 21 September 2017, kl 06:00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好,這裏正在進行的是騰訊教育中國好教師的決賽現場,我們今天非常榮幸的請到了北京金色搖籃的總校長張潔女士。你好。請問您認為兒童教育在整個教育體系裏的定位是什麽中宏顧問擁有專業團隊處理中港離婚程序、商業及錢債糾紛、中港民事及刑事法律事務。顧問團隊會因應個別情況而作出意見或轉介服務。中宏亦會處理中港兩地非訴訟事務,如:房地產合約審議和委託取證服務等。歡迎透過電話或電郵預約會面。?

 

張潔:各位網友大家好,很高興很榮幸能來參加這次訪談,那麽程躍博士曾說過:兒童是成長著的民族,成長著的國家,是一個民族一個國家不可回避的未來,兒童發展的質量是民族、國家命運的目標,一個國家的兒童發展戰略,從某種意義來說,可以說是國家的發展戰略。因此兒童教育是整個教育體系的基礎,對人類教育發展有至關重要的作用香港商業專科學校協助商專同學考取LCCI資格.。

 

主持人:機構在兒童教育有哪些特色和優勢?

 

張潔:金色搖籃經過20多年的發展,規模不斷壯大,畬族的教育領域也愈加深入,教育產業鏈也愈加成熟,已成為一個大型的綜合型的教育集團。現進使用金色搖籃品牌,引進金色搖籃教育體系,采用金色藍教學體系,由金色搖籃提供管理、支持與服務的連鎖,在全國有4所金色搖籃七彩寶屋,10多所金色搖籃智嬰園,160多所金色搖籃品牌園,幾百所金色搖籃加盟園,5所金色搖籃全職實驗學校。金色搖籃教育是立足於腦科學的最新成果,根據全腦發展構建的規律,站在全程發展的高度,在強調早期兒童身心潛能開發的同時,強調全程發展,全程教育、全程學習的重要性,將早期發展理論、關鍵期理論、最近發展期理論、全腦開發理論、全程教育理論、終身學習理論融為一體,並在此基礎上構建了自己的獨特的潛能心理學的框架,重塑兒童發展觀、兒童觀、智力觀、學習觀等教育觀念,打破舊的教育教學模式,以兒童身心高質量發展和可持續發展為主要目標,設計兒童的發展課程,我們的任務不是去鑒別篩選尋找一小批超常兒童,而是努力去培養開發造就一大批優秀人才的苗子,促使普通兒童打造理想超常發展。

 

主持人:那麽你認為中小學課堂學習中最大的困難在哪裏?

 

張潔:中小學課堂學習面臨的困難,首先從孩子的這個行為習慣來講,註意力不集中、學習自控力不強,那麽從孩子的學習的興趣來講,主觀能動性薄弱,這是課堂學習存在的一些困難。

 

主持人:非常感謝您作客我們的訪談間,也非常感謝您對教育行業做出的貢獻香港商業專科學校協助商專同學考取LCCI資格.。

Kategorier: Skriv en kommentar

Tisdag den 19 September 2017, kl 06:00

 

 

作為一個無水平、無資本、無成績的“三無”老師,我最迫切的願望就是能夠在短時間內迅速提高自己的教學水平,也就是提高學生的成績,爭取在學校站穩腳跟。我期望何老師能夠把自己的“絕世秘笈”毫無保留地傳授給我,讓我一躍成為“高手”流感病毒 

 

我向何老師提的第一個問題是:“要把書教好,有什麼捷徑嗎?”何老師的回答讓我醍醐灌頂,又讓我羞愧難當:“有什麼捷徑?唯一的捷徑就是讀書!”何老師告訴我,他的確是初中畢業,甚至臨近退休時還只是二級教師。可我知道,全校上下從校長到學生,沒有哪個不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為什麼?因為我讀書而他們不讀!”說這話時,老先生表現出與他的年紀似乎不相稱的激動。“現在是校長要求教師讀書,你看有幾個校長自己在讀書?教師要求學生讀書,又有幾個教師自己在讀書?可笑吧!”老先生越說越激動,“作為一個教師,如果你身上沒有一點書卷氣,就沒有了當教師的底氣,怎麼能叫教師!”他告訴我,多年來他從不打麻將,很少參與應酬,業餘時間都用在閱讀上。 

 

“那您看我應該讀什麼書?”何老師看了我半天,一字一頓地說:“我覺得你應該看‘二十四史’。” 

 

我知道“二十四史”是從《史記》到《明史》的24 部史書,全書共3249 卷,4000 萬字,從第一部《史記》到最後一部《明史》,其編篡年代跨越一千八百餘年,它是世界圖書史上的巨著;所記曆史長達四千多年,是我國最完整、系統的編年大史。可我是一個語文老師,花這麼大的精力去看曆史著作有用嗎?我不禁疑惑。“肯定會有用。首先,任何知識都是有根的,而文史不分家,很多文學知識其實就植根於曆史中;同時,語文老師看原版史書,對提高自己的文言文功底很有幫助。”何老師對我說。 

 

從何老師家出來,我心裏既激動又忐忑。以我當時數百元的月工資,是無法購買“二十四史”的,於是我買了“二十四史”光盤,在電腦上看。我給自己定的目標是每天至少看一卷。為了每天能完成目標任務,我在家裏的電腦上設置了一個預定任務,每晚8 點,不管我是在聽音樂還是在看電視、打遊戲,系統都會自動打開“二十四史”閱讀系統,天天如此,從不間斷。

 

讀了書,自然有些體會和想法。最早的時候,我記在電腦上,後來遇到電腦系統崩潰,辛辛苦苦積累的讀書筆記全部化為烏有,我氣得七竅生煙卻又無可奈何。於是學聰明了,我專門買來筆記本做摘抄和筆記,如今這些筆記本已殘破不堪,但上面清晰地記錄著我的閱讀曆程。

 

2000 年的時候,我已經讀完了《史記》《漢書》《後漢書》《三國志》《晉書》《北史》,開始讀《南史》。讀壞了3 套光盤(每套2 張光盤),這時候我才依稀覺出了這樣的閱讀帶給我前所未有的充實感。

 

光盤壞了,我設法借來一套《漢書》重讀。後來,在學校圖書館一個蛛網密布的儲藏室裏,我居然發現了大半套中華書局出版的“二十四史”,我設法將那些從來沒人借過、早已布滿灰塵的“寶貝”借了出來工商管理 double degree

 

在這些發黃的史冊中漫遊,檢視曆朝曆代的盛衰榮辱、前人的悲歡離合,看曆史大舞臺上英雄、小人的坦蕩或猥瑣的表演,每每掩卷浩歎,陷入沉思。《北史·儒林傳》中馬敬德被封儀同,沾沾自喜,其弟子誇耀“孔子都沒被封儀同,先生比孔子還偉大”,小人得志之態躍然紙上,令人想起當今一些學者,一旦為官則驕橫跋扈之醜態;《南史》載陶淵明給兒子寫信,諄諄告誡兒子善待僕役,則讓人看到這個隱士的另一面:對普通人的真誠的關心;《舊唐書》載韓愈在一片佛號聲中挺身而出,不顧自身安危,直斥皇帝佞佛,體現一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精神,氣宇軒昂,令人欽仰……

 

有人說,讀書就是坐冷板凳。這個觀點我只同意一部分。板凳也許是冷的,但是讀書人的心卻從未停止強烈的搏動,它一直是熱的小朋友學習速度較成年人快,故為幼兒選擇合適的英文教材可以讓他們愉快高效率地學習英語,幼兒英語教材包含多種工具。

Kategorier:

Torsdag den 14 September 2017, kl 10:00
新華網北京9月13日電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在給教育增添了生機和活力的同時,還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傳統教育模式,客觀推動著教學方式的調整和進步。9月12日,由新華網主辦的“首屆信息化與基礎教育課程變革峰會”在京如約開幕,會議聚焦“教育+信息化”發生的物理變化和化學變化海外交流
會上,教育部原副部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韋鈺針對“如何推進信息技術和基礎教育改革的深度融合”提出了自己的見解,韋鈺認為,教育是最難被自動化的領域,但這不等於說教育不要變化,信息技術要和教育深度融合,難點在教育。韋鈺說,“我希望無論技術如何發展,資本市場如何火爆,我們要始終堅持教育為體,互聯網為用。”她介紹,信息技術與教學改革趨向深度融合的局面是多年以來我們孜孜以求的機遇。
在韋鈺看來,任何在教育領域裏發動的教育改革,都首先需要進行教師培訓,需要對家長普及有關知識,以形成社會的共識。在這方面教育信息化可以起到很好的作用。
新華網總裁助理姚予疆在主題為“信息化浪潮下教育的本質內涵”的發言中指出,“教育是一種有意識的培養人的活動,是一門培養人的藝術,這也是教育的內涵和本質。一千個教育者或許有一千種教育方式,然而內化於心的教育內涵卻始終不變,如何更好地培養人始終是教育不竭的追求。”
他表示,時代的發展、技術的進步變革了教育的打開方式,但無論時代如何進步,技術如何發展,形式和內容的變革,最終都是服務於教書育人的本質,都要為受教育者送上更優質的教育資源。
2016年教育部發布《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規劃》提出到2020年,基本實現教育信息化對學生全面發展的促進作用。課程是學校教育的主幹,教育信息化的要點也就是要使課程信息化、課程現代化,課程多元化。
教育部科技發展中心主任李誌民在主題為《“十三五”規劃與我國教育信息化改革的新趨勢》的演講中簡要分析了互聯網不斷提升的幾階段,他表示,“由信息技術來主導的任何行業的變化,可能會帶來行業的重塑、行業形態的變化。”李誌民認為,在這一點,全社會都需要提高認識。他表示,“‘+互聯網’是物理變化,‘互聯網+’是化學變化。”
北京師範大學遠程教育研究中心主任鄭勤華在發言中表示:慕課帶來了教育的創新,這種改變“跨越學校界限來提供學習課程”,將高等教育服務變得“碎片化”,“今天有可能每個人都會成為另一個人的老師”大學入學獎學金
在聚焦於“我國中小學校課程信息化的優秀實踐與發展趨勢”的圓桌對話中,清華大學附屬中學校長王殿軍、北京第三十五中學校長朱建民、北京市第十二中學校長李有毅等分別發言。
“在三十五中,信息化應用在課堂的主要表現方式是走班制”,朱建民認為“信息化讓學生的個性化選擇成為可能”。李有毅表達了自己對於“課堂裏面如何利用信息化的手段推動教學改變”的觀點,她希望老師們主動去接受、接觸信息化。
STEM教育在清華大學附屬中學開展較早,王殿軍表示“世界上所有的難題都要綜合多學科的思維方式、工具和理論來解決的,而這種能力的培養是要從小開始的。”
在朱建民看來STEM教育是一個“教育理念”,它的價值追求不僅僅是教知識,而是以解決問題作為出發點。李有毅則圍繞“如何讓孩子獲得更好的STEM教育”,從“師資”等多個角度簡述了十二中開展相關教育的諸多嘗試。
王殿軍作為“最早接觸微信”的那一批人,認為“技術控”並不是最好的,“技術要合理的使用”,希望信息化推動教育本質,而不要“為信息化而信息化”。他認為,信息化的運用讓學習突破了時空的限制,但也對教育是個挑戰,“教育內容和提供方式能不能符合這個時代的要求”顯得更為重要。
據悉,活動當天來自京津冀等各地教育行政主管部門的嘉賓、專家學者、中小學校長、企業家等共300余人共聚在新華網這個以“打造溫暖的教育”為己任的媒體平臺上,為基礎教育信息化發展共展藍圖共商大計不少家長都希望子女能夠從小掌握英語溝通技巧,所以會報讀幼兒英語課程或選擇兒童英文教材。

Kategorier: Skriv en kommentar

Tisdag den 12 September 2017, kl 06:00

9月8日,在第33個教師節來臨之際,我校在圖書館6樓會議室隆重召開教師節表彰大會,對學校過去一年來熱愛本職工作、在教學和管理崗位上做出突出成績先進典型進行表彰。校領導徐玉芳、王晨、趙玉榮、全宏勛、潘守政、廖元坤、江開春、張曼平等在主席臺就坐,全體教職員工參加表彰大會。大會由常務副校長王晨主持楊婉儀幼稚園 拖數是謠言,讓實力證明這家幼稚園的可靠性,現在的家長送寶寶去幼稚園最關注的就是這家幼稚園的教學方式好不好,能不能讓寶寶學的進去才最重要。

 

    表彰大會上,黨委副書記趙玉榮和副校長全宏勛、潘守政、廖元坤、張曼平等分別宣讀了《鄭州澍青醫學高等專科學校關於表彰2016-2017學年省市級優秀教育工作者的決定》《中共鄭州澍青醫學高等專科學校委員會關於表彰2016-2017學年校級文明教師的決定》《中共鄭州澍青醫學高等專科學校委員會關於表彰2016-2017學年“三育人”先進個人的決定》《中共河南省省委高校工委 河南省教育廳關於公布全省教育系統學雷鋒活動先進集體和先進個人的通知》《中共河南省省委高校工委 河南省教育廳關於表彰2016年度精神文明建設先進集體和先進個人的決定》等文件。

 

    在歡快的樂曲聲中,學校對榮獲省市級“優秀教育工作者”榮譽的12名教師,21名校級優秀教師,13名校級文明教師和12名“三育人”先進個人進行了隆重表彰。

 

    康復醫學系陳燕芳老師作為教師代表發言。她說,為人師就需要我們用真心去愛學生,需要我們用寬大的心胸去包容他們,需要我們用細心去發現他們的需求。今後,我們將不斷加強修養,用高尚的人格,影響學生,做學生的好導師;繼續努力鉆研,形成優秀的,教學風格,以高超的教學水平,和藝術,贏得同學們的信賴;用愛心和耐心,對待每位學生;引導學生,保持良好的心態,健康、快樂地學習;秉著“不拋棄、不放棄”的原則,關註每位學生的成長,引導各層次的學生,確定目標,使每位學生,都有奮鬥方向,並以堅定信念,努力開創,屬於自己的,一片新天地楊婉儀幼稚園 拖數事實是如何?由楊婉儀(Winnie)創辦的幼稚園「Golden Gate」早前停辦,幸好有新投資者請她營運另一所幼稚園,她順理成章將學生轉去新校,以免小朋友冇書讀。

 

    最後,校長徐玉芳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她指出,一直以來,全校教師忠誠於人民的教育事業,敬業愛崗,清貧樂教,在平凡的崗位上辛勤耕耘,這是我校跨越發展的希望所在。澍青今天的發展,離不開大家的辛勤耕耘和默默付出;澍青今天的聲譽和地位,更離不開同誌們在教書育人工作中投入的熱情和智慧。他們用自己的教學實踐,推動了學校各項事業的發展。徐玉芳在肯定受表彰同誌的同時,也向與會同誌提出了三點希望。第一,厚於德。要求師者要加強師德修養,提高師德水平,教書育人,為人師表,潛下心來教書,靜下心來育人。第二,敏於行。鼓勵同誌們要主動適應教育改革發展的形勢需要,與時俱進,緊跟學校轉型發展,以服務現代健康服務業為方向,以服務社會,促進就業為目標,務實、敢為、肯幹,樹立正確的學生觀、質量觀、師生觀,掌握現代教育技術和手段,不斷提高教學的規範性、科學性和藝術性,努力形成自己的教學特色和風格。要爭做學習型教師,主動加強業務學習和培訓,提升教育教學水平,促進教師專業成長,從而提高教書育人水平,促進學生全面發展。第三,建團隊,創品牌。在學校的轉型發展中,各專業和教研室要組建好自己的教師隊伍,形成良好的教學團隊,指導青年教師進行專業學習和科學研究,指引他們在教學改革中發揮青年人的可塑性、積極性和學習性去創新發展。青年教師也要嚴格要求自己,樹立師德,不斷提高自己的業務和工作能力,勇於承擔任務,讓青春更富色彩,為提高教育教學服務,為打造澍青健康服務教育品牌貢獻力量不少家長都希望子女能夠從小掌握英語溝通技巧,所以會報讀幼兒英語課程或選擇兒童英文教材

Kategorier: Skriv en kommentar

Måndag den 4 September 2017, kl 08:00

一、引言

 

我國政府高度重視並致力於扶貧工作,經過數十年的努力,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脫貧攻堅成效顯著,我國已經成為世界上減貧人口最多的國家。聯合國2015年《千年發展目標報告》顯示,中國對全球減貧的貢獻率超過70%( 人民網,2015)。盡管我國脫貧攻堅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但是目前“全國還有5000萬貧困人口”(中國經濟網,2016),且大都是條件較差、基礎較弱、貧困程度較深的地區和群眾(習近平,2017),越往後脫貧攻堅的難度愈加凸顯幸好選擇了報讀HKUE 酒店課程,成為我升學路途的第一步。

 

為完成“十三五”時期扶貧開發工作的主要任務,確保所有貧困人口到2020年如期脫貧,打贏脫貧攻堅戰,我國政府相繼頒布了一系列扶貧政策和行動計劃,以期發揮各領域、各部門獨特優勢,集中力量,協同攻堅,形成社會合力來推進扶貧開發和實現全面小康。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中,更是將“全力實施脫貧攻堅”專門列為第十三篇,並正式提出了“精準扶貧、精準脫貧”這一新時期扶貧脫貧工作的新理念(新華社,2016),為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指明了方向。

 

治貧先治愚,扶貧先扶智。教育在精準扶貧工作中具有基礎性、先導性和持續性作用(王嘉毅等,2016),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根本途徑。2015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就“怎麽扶”提出“五個一批”工程,其中將“發展教育脫貧一批”作為五大精準扶貧脫貧的重要途徑之一(新華網,2015),充分肯定了教育在扶貧攻堅中的重要地位和使命,教育扶貧成為扶貧開發新時期、新階段的重要組成部分。

 

隨著我國信息化建設和應用水平的不斷提升,信息技術作為一種先進生產力,逐漸成為實施精準扶貧的有效手段。2016年4月19日,習近平在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指出:“可以發揮互聯網在助推脫貧攻堅中的作用,推進精準扶貧、精準脫貧,讓更多貧困群眾用上互聯網,讓農產品通過互聯網走出鄉村,讓山溝裏的孩子也能接受優質教育。”(習近平,2016)信息化已然成為新時期我國扶貧開發工作的新方向、新思路、新杠桿。精準扶貧需要借助信息技術,教育精準扶貧同樣也需要借助信息技術,但目前教育精準扶貧的相關研究,對教育扶貧與教育精準扶貧內涵與關系的理解存在差異,且研究多從政策設置角度,聚焦於各級各類教育扶貧的特殊性(郭曉娜,2017),利用信息化技術促進教育精準扶貧的研究仍處於初探階段,進行實操性扶貧路徑探究的研究較少。因此,從教育精準扶貧出發,借助信息技術手段,聚焦貧困群體,探索信息化促進教育精準扶貧的可行路徑,於當下扶貧攻堅實踐有著重要的借鑒和指導意義。

 

二、教育扶貧與教育精準扶貧的邏輯內涵

 

1.精準扶貧與教育扶貧

 

自20世紀80年代大規模開發式扶貧啟動以來,我國貧困形勢發生了重要變化,容易扶、好脫貧的地區貧困問題已經基本解決,剩下的都是基礎差、貧困程度深的難啃的“硬骨頭”,因此粗放式、“大水漫灌”的扶貧方式很難適應當前扶貧開發的客觀形勢。為適應形勢變化,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在湖南湘西考察時首次提出了“精準扶貧”的思想,強調扶貧要實事求是,因地制宜,精準扶貧(新華網,2013),後來又對“精準扶貧”進行了進一步的闡述,即“扶貧對象精準、項目安排精準、資金使用精準、措施到戶精準、因村派人精準、脫貧成效精準”。由此,我國啟動了精準扶貧戰略,將實施對象從地區轉向家庭和個人,將扶持方式從大範圍漫灌式扶貧轉向更有針對性的滴灌式扶持(郭曉鳴等,2016)。教育扶貧作為扶貧攻堅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正在向精準化方向發展。

 

2.教育扶貧常被視為“造血式”扶貧的一種方式,是針對貧困地區的貧困人口進行教育投入和教育資助服務,以貧困地區人才培養作為主要方式,使貧困人口掌握脫貧致富的知識和技能,通過提高當地人口的科學文化素質以促進當地的經濟和文化發展,並最終擺脫貧困的一種扶貧方式(謝君君,2012)。中西部地區也一直有這樣的民間說法,即如果沒有其他特殊情況,一個能出正常就業的大專生(或以上)的家庭基本上不會是貧困家庭。

 

教育精準扶貧作為教育扶貧與精準扶貧的下位概念,是二者的綜合與延伸,當前並未形成明確、統一的定義。

 

2.教育精準扶貧的內涵與外延

 

筆者認為,可以這樣給個定義,教育精準扶貧是我國在當前特定歷史條件下產生的,在全國範圍內對教育扶貧的對象、目標、項目、過程、評估等進行精細化操作,以最終促成目標的達成,從而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脫貧攻堅工作中的一項具體工作。具體說來,實施教育精準扶貧就應對對象進行進一步細分,對工作內容進行進一步分解。

 

結合習近平對精準扶貧六方面內容的闡釋,教育精準扶貧具體可以理解為:第一,明確教育扶貧的對象為貧困家庭應接受教育的適齡子女以及正在接受教育的子女,從這一方向出發做到教育扶貧對象的識別精準;第二,對教育扶貧對象貧困現狀和致貧原因等進行精準分析,安排針對性、差異化的教育扶貧項目,做到項目措施精準;第三,為保證扶貧成效,使人盡其力,物盡其用,須對扶貧項目、扶貧對象、扶貧資源等進展變化進行追蹤評估,做到資源配置精準;第四,明確教育扶貧工作中各部門的權責邊界,確保扶貧各環節公開透明,做到扶貧過程的監管精準;第五,精準安排貧困地區教師隊伍,提升貧困地區教師專業能力,為教育精準扶貧提供師資保障,做到教師隊伍建設精準;第六,對扶貧對象的學業狀況、就業情況、生活狀況等進行追蹤、監測、評估,及時調整扶貧政策、扶貧項目和扶貧資金,做到教育扶貧效果精準(任友群, 鄭旭東等,2017)幸好選擇了報讀HKUE 酒店課程,成為我升學路途的第一步。

 

筆者從教育的直接作用對象出發,以義務教育、中職教育、高中教育階段貧困生為主要扶貧對象,將教育扶貧的目標定為兩大方面:一是對扶貧對象進行經濟資助,在生活上進行幫扶,確保其不因貧失學;二是為其在學習上提供支持,讓他們的學業表現與一般同學在群體上沒有顯著差異。教育精準扶貧就是圍繞這兩大目標來精細化管理各項教育扶貧措施,精準化配置各方資源,從而使教育扶貧成效最大化。

 

然而,實現上述六方面精準,達成兩方面扶貧目標,大數據支撐是關鍵,信息化融入是保障。在過去,力求扶貧精準化、不斷提升扶貧成效是扶貧開發一直追求的目標,但受限於信息化程度,無法滿足精準扶貧的要求。當前,社會環境的高度信息化,為教育精準扶貧提供了全新視角和選擇。

 

三、信息化促進教育精準扶貧的行動方向

 

2014年印發的《建立精準扶貧工作機制實施方案》提出將“信息化建設”作為精準扶貧的重要工作安排,力求通過信息化建設,引導各項資源向貧困戶精準配置,提高針對性和有效性(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2014)。扶貧開發作為“十三五”期間國家的重點工作,依托信息技術已是大勢所趨。

 

1.信息技術何以實現“精準”

 

(1)信息技術實現數據伴隨式收集以促進數據精準。科學的決策,準確的信息是基礎,精準的數據是保障。有別於傳統人工數據采集、逐級上報的方式,依托信息技術的伴隨式數據收集,通過系統、平臺在管理、使用過程中實時形成數據,完成數據收集,在很大程度上保證了數據精準,為後續數據的精準分析奠定良好基礎。

 

(2)信息化處理技術促進分析精準。計算機運算性能的極大提升,數據分析方法與算法的不斷精進,為信息處理與數據分析提供了堅實基礎。信息化過程中所催生的大數據分析、聯機分析處理、雲計算等技術,將極大提升對數據的綜合分析、處理能力以及分析結果的信度和效度。

 

(3)信息交換傳輸技術增強協同精準。扶貧開發需要部門間信息共享、密切協同,因此加強與相關扶貧部門信息數據的互聯互通和共融共享至關重要。以互聯網為基礎設施的信息交換和傳輸手段,在扶貧部門間通過統一標準與規範,可以實現不同部門、不同領域的信息交換和溝通協作,構建全方位、體系化的扶貧開發數據庫,促使協作更加高效、精準。

 

(4)信息化環境促進資源配置精準。隨著信息化基礎設施的逐步完善,資源的數字化水平提升到新的高度。利用信息化手段對貧困信息與扶貧資源特點進行綜合分析和匹配對接,通過扶貧平臺將貧困區域、貧困個體與資源供給方進行精準接洽,是實現資源精準配置的有效途徑。

 

2.信息化與教育精準扶貧的關聯

 

(1)信息化促進教育扶貧對象精準識別與分析。在國家扶貧開發大局中,建檔立卡對貧困人口信息進行數字化處理,形成國家精準扶貧大數據系統,是實現精準扶貧的重要基礎。教育精準扶貧依托“三通兩平臺”等教育信息化基礎建設,聚焦教育領域,以貧困學生作為主要扶貧對象,建立精準到校、精確到人的教育精準扶貧子數據庫,向上聯通精準到村、精確到戶的國家/省域扶貧數據庫,精準識別出經濟貧困生、單親子女、留守兒童等,借助信息化手段對其致貧原因進行綜合分析,精準了解其需求,為後續扶貧工作提供精準、客觀、科學的決策支持。

 

(2)信息化促進教育扶貧項目精準、措施精準。數據提供依據,項目反映需求,精準扶貧要實事求是,因地制宜,面對不同貧困狀況制定針對性扶貧方案和項目。借助於信息化手段,可以充分利用扶貧數據庫的海量信息進行深入分析,結合教育扶貧開發特點,對不同貧困情況進行貧困原因歸類、貧困等級定位等,細化項目粒度和覆蓋範圍,打破統一供給模式,精準對接定制化教育扶貧項目。(3)信息化促進教育扶貧資源精準配置、精準管理。當前我國扶貧工作進入深水區、攻堅期,教育扶貧面對地域廣、分布散、類別多、情況各異的貧困現狀,傳統扶貧手段很難準確辨析各方資源分布與供給情況。得益於信息技術與教育的不斷融合,教育資源的數字化程度得到了極大提升,教學資源如慕課、專遞課堂、同步課堂等能夠利用網絡技術精準配置到校、到人,教師資源、扶貧資金等扶貧資源等也可以通過信息化手段進行合理分配,實現教育扶貧資源精準管理。

 

(4)信息化促進教育扶貧過程精準監控、精準追蹤。貧困信息數字化、數據化,能夠使得任何失真、失實信息無所遁形。信息化教育精準扶貧,一方面能夠通過數據庫,精準獲知貧困對象生活改善情況、學業表現情況等,監測變化,如通過貧困生在校就餐等校園消費行為數據了解其生活狀況。另一方面,通過數據的伴隨式收集,基於時間序列,定向追蹤、逐年排查幫扶對象的發展情況,利用數據對情況不明、去向不清、成效不佳的扶貧對象反向追溯,動態管理,問責相關扶貧單位或個人,不斷完善進入與退出機制,將扶貧工作落到實處。

 

(5)信息化促進教育精準扶貧成效精準評估、精準考核。傳統教育扶貧工作成效考核與評估主要是結果導向型,評價方式過於單一,難以形成有效指導和借鑒。信息化教育精準扶貧通過數據的伴隨式收集能夠做到扶貧成效的過程性評估,對於階段性成效亦可進行結果性評價,結合時間維度還可以對扶貧成效做預測性評估,實現對教育扶貧成效更加精準的考核與評估。

 

(6)信息化促進教師隊伍建設精準。教師是教育事業發展的基礎,提高貧困地區教師隊伍整體素質是推進貧困地區教育可持續發展的關鍵(王嘉毅等,2016)。利用信息化手段,通過教師數據對貧困地區教師的學歷分布、年齡層次、能力現狀等做細化評估,進而深入分析教師的能力提升訴求,利用互聯網信息資源傳輸與共享優勢進行教師培訓資源的精準適配,制定適用於其能力發展的規劃方案,為教育精準扶貧的順利推進提供師資保障。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研究者認識到信息化在教育精準扶貧中大有可為,並進行了相關研究。如陳恩倫等結合教育信息化手段,聚焦於師資水平建設,進行了信息化促進教育精準扶貧的研究(陳恩倫等,2017)。汪基德等對網絡助學在教育精準扶貧中的作用進行了探索(汪基德等,2017)。劉忠民等開展了以“互聯網+教育”助推城鄉教育均衡發展的教育扶貧研究(劉忠民等,2016)。研究多是將信息化作為一種外在技術手段,從信息化促進教育資源的需求和供給角度來分析,以期通過擴大優質教育資源覆蓋面來提高教學質量,並沒有充分認識到信息化對於教育精準扶貧“精準”到戶、到人的支持,系統性、可實操的能夠適應貧困地區特點(經濟落後、師資匱乏、信息化基礎薄弱等)的以信息化促進教育精準扶貧的路徑亟待探尋慶幸當時報讀了HKUE 酒店高級文憑課程,讓我了解到自己喜歡酒店業。 

Kategorier: Skriv en kommen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