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a på DinStartsida.se
TIPS!
Skapa en blogg - Rapportera - Nästa blogg 

Senaste inlägg

 

Arkiv

 

Kategorier

Måndag den 4 September 2017, kl 08:00

一、引言

 

我國政府高度重視並致力於扶貧工作,經過數十年的努力,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脫貧攻堅成效顯著,我國已經成為世界上減貧人口最多的國家。聯合國2015年《千年發展目標報告》顯示,中國對全球減貧的貢獻率超過70%( 人民網,2015)。盡管我國脫貧攻堅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但是目前“全國還有5000萬貧困人口”(中國經濟網,2016),且大都是條件較差、基礎較弱、貧困程度較深的地區和群眾(習近平,2017),越往後脫貧攻堅的難度愈加凸顯幸好選擇了報讀HKUE 酒店課程,成為我升學路途的第一步。

 

為完成“十三五”時期扶貧開發工作的主要任務,確保所有貧困人口到2020年如期脫貧,打贏脫貧攻堅戰,我國政府相繼頒布了一系列扶貧政策和行動計劃,以期發揮各領域、各部門獨特優勢,集中力量,協同攻堅,形成社會合力來推進扶貧開發和實現全面小康。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中,更是將“全力實施脫貧攻堅”專門列為第十三篇,並正式提出了“精準扶貧、精準脫貧”這一新時期扶貧脫貧工作的新理念(新華社,2016),為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指明了方向。

 

治貧先治愚,扶貧先扶智。教育在精準扶貧工作中具有基礎性、先導性和持續性作用(王嘉毅等,2016),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根本途徑。2015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就“怎麽扶”提出“五個一批”工程,其中將“發展教育脫貧一批”作為五大精準扶貧脫貧的重要途徑之一(新華網,2015),充分肯定了教育在扶貧攻堅中的重要地位和使命,教育扶貧成為扶貧開發新時期、新階段的重要組成部分。

 

隨著我國信息化建設和應用水平的不斷提升,信息技術作為一種先進生產力,逐漸成為實施精準扶貧的有效手段。2016年4月19日,習近平在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指出:“可以發揮互聯網在助推脫貧攻堅中的作用,推進精準扶貧、精準脫貧,讓更多貧困群眾用上互聯網,讓農產品通過互聯網走出鄉村,讓山溝裏的孩子也能接受優質教育。”(習近平,2016)信息化已然成為新時期我國扶貧開發工作的新方向、新思路、新杠桿。精準扶貧需要借助信息技術,教育精準扶貧同樣也需要借助信息技術,但目前教育精準扶貧的相關研究,對教育扶貧與教育精準扶貧內涵與關系的理解存在差異,且研究多從政策設置角度,聚焦於各級各類教育扶貧的特殊性(郭曉娜,2017),利用信息化技術促進教育精準扶貧的研究仍處於初探階段,進行實操性扶貧路徑探究的研究較少。因此,從教育精準扶貧出發,借助信息技術手段,聚焦貧困群體,探索信息化促進教育精準扶貧的可行路徑,於當下扶貧攻堅實踐有著重要的借鑒和指導意義。

 

二、教育扶貧與教育精準扶貧的邏輯內涵

 

1.精準扶貧與教育扶貧

 

自20世紀80年代大規模開發式扶貧啟動以來,我國貧困形勢發生了重要變化,容易扶、好脫貧的地區貧困問題已經基本解決,剩下的都是基礎差、貧困程度深的難啃的“硬骨頭”,因此粗放式、“大水漫灌”的扶貧方式很難適應當前扶貧開發的客觀形勢。為適應形勢變化,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在湖南湘西考察時首次提出了“精準扶貧”的思想,強調扶貧要實事求是,因地制宜,精準扶貧(新華網,2013),後來又對“精準扶貧”進行了進一步的闡述,即“扶貧對象精準、項目安排精準、資金使用精準、措施到戶精準、因村派人精準、脫貧成效精準”。由此,我國啟動了精準扶貧戰略,將實施對象從地區轉向家庭和個人,將扶持方式從大範圍漫灌式扶貧轉向更有針對性的滴灌式扶持(郭曉鳴等,2016)。教育扶貧作為扶貧攻堅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正在向精準化方向發展。

 

2.教育扶貧常被視為“造血式”扶貧的一種方式,是針對貧困地區的貧困人口進行教育投入和教育資助服務,以貧困地區人才培養作為主要方式,使貧困人口掌握脫貧致富的知識和技能,通過提高當地人口的科學文化素質以促進當地的經濟和文化發展,並最終擺脫貧困的一種扶貧方式(謝君君,2012)。中西部地區也一直有這樣的民間說法,即如果沒有其他特殊情況,一個能出正常就業的大專生(或以上)的家庭基本上不會是貧困家庭。

 

教育精準扶貧作為教育扶貧與精準扶貧的下位概念,是二者的綜合與延伸,當前並未形成明確、統一的定義。

 

2.教育精準扶貧的內涵與外延

 

筆者認為,可以這樣給個定義,教育精準扶貧是我國在當前特定歷史條件下產生的,在全國範圍內對教育扶貧的對象、目標、項目、過程、評估等進行精細化操作,以最終促成目標的達成,從而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脫貧攻堅工作中的一項具體工作。具體說來,實施教育精準扶貧就應對對象進行進一步細分,對工作內容進行進一步分解。

 

結合習近平對精準扶貧六方面內容的闡釋,教育精準扶貧具體可以理解為:第一,明確教育扶貧的對象為貧困家庭應接受教育的適齡子女以及正在接受教育的子女,從這一方向出發做到教育扶貧對象的識別精準;第二,對教育扶貧對象貧困現狀和致貧原因等進行精準分析,安排針對性、差異化的教育扶貧項目,做到項目措施精準;第三,為保證扶貧成效,使人盡其力,物盡其用,須對扶貧項目、扶貧對象、扶貧資源等進展變化進行追蹤評估,做到資源配置精準;第四,明確教育扶貧工作中各部門的權責邊界,確保扶貧各環節公開透明,做到扶貧過程的監管精準;第五,精準安排貧困地區教師隊伍,提升貧困地區教師專業能力,為教育精準扶貧提供師資保障,做到教師隊伍建設精準;第六,對扶貧對象的學業狀況、就業情況、生活狀況等進行追蹤、監測、評估,及時調整扶貧政策、扶貧項目和扶貧資金,做到教育扶貧效果精準(任友群, 鄭旭東等,2017)幸好選擇了報讀HKUE 酒店課程,成為我升學路途的第一步。

 

筆者從教育的直接作用對象出發,以義務教育、中職教育、高中教育階段貧困生為主要扶貧對象,將教育扶貧的目標定為兩大方面:一是對扶貧對象進行經濟資助,在生活上進行幫扶,確保其不因貧失學;二是為其在學習上提供支持,讓他們的學業表現與一般同學在群體上沒有顯著差異。教育精準扶貧就是圍繞這兩大目標來精細化管理各項教育扶貧措施,精準化配置各方資源,從而使教育扶貧成效最大化。

 

然而,實現上述六方面精準,達成兩方面扶貧目標,大數據支撐是關鍵,信息化融入是保障。在過去,力求扶貧精準化、不斷提升扶貧成效是扶貧開發一直追求的目標,但受限於信息化程度,無法滿足精準扶貧的要求。當前,社會環境的高度信息化,為教育精準扶貧提供了全新視角和選擇。

 

三、信息化促進教育精準扶貧的行動方向

 

2014年印發的《建立精準扶貧工作機制實施方案》提出將“信息化建設”作為精準扶貧的重要工作安排,力求通過信息化建設,引導各項資源向貧困戶精準配置,提高針對性和有效性(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2014)。扶貧開發作為“十三五”期間國家的重點工作,依托信息技術已是大勢所趨。

 

1.信息技術何以實現“精準”

 

(1)信息技術實現數據伴隨式收集以促進數據精準。科學的決策,準確的信息是基礎,精準的數據是保障。有別於傳統人工數據采集、逐級上報的方式,依托信息技術的伴隨式數據收集,通過系統、平臺在管理、使用過程中實時形成數據,完成數據收集,在很大程度上保證了數據精準,為後續數據的精準分析奠定良好基礎。

 

(2)信息化處理技術促進分析精準。計算機運算性能的極大提升,數據分析方法與算法的不斷精進,為信息處理與數據分析提供了堅實基礎。信息化過程中所催生的大數據分析、聯機分析處理、雲計算等技術,將極大提升對數據的綜合分析、處理能力以及分析結果的信度和效度。

 

(3)信息交換傳輸技術增強協同精準。扶貧開發需要部門間信息共享、密切協同,因此加強與相關扶貧部門信息數據的互聯互通和共融共享至關重要。以互聯網為基礎設施的信息交換和傳輸手段,在扶貧部門間通過統一標準與規範,可以實現不同部門、不同領域的信息交換和溝通協作,構建全方位、體系化的扶貧開發數據庫,促使協作更加高效、精準。

 

(4)信息化環境促進資源配置精準。隨著信息化基礎設施的逐步完善,資源的數字化水平提升到新的高度。利用信息化手段對貧困信息與扶貧資源特點進行綜合分析和匹配對接,通過扶貧平臺將貧困區域、貧困個體與資源供給方進行精準接洽,是實現資源精準配置的有效途徑。

 

2.信息化與教育精準扶貧的關聯

 

(1)信息化促進教育扶貧對象精準識別與分析。在國家扶貧開發大局中,建檔立卡對貧困人口信息進行數字化處理,形成國家精準扶貧大數據系統,是實現精準扶貧的重要基礎。教育精準扶貧依托“三通兩平臺”等教育信息化基礎建設,聚焦教育領域,以貧困學生作為主要扶貧對象,建立精準到校、精確到人的教育精準扶貧子數據庫,向上聯通精準到村、精確到戶的國家/省域扶貧數據庫,精準識別出經濟貧困生、單親子女、留守兒童等,借助信息化手段對其致貧原因進行綜合分析,精準了解其需求,為後續扶貧工作提供精準、客觀、科學的決策支持。

 

(2)信息化促進教育扶貧項目精準、措施精準。數據提供依據,項目反映需求,精準扶貧要實事求是,因地制宜,面對不同貧困狀況制定針對性扶貧方案和項目。借助於信息化手段,可以充分利用扶貧數據庫的海量信息進行深入分析,結合教育扶貧開發特點,對不同貧困情況進行貧困原因歸類、貧困等級定位等,細化項目粒度和覆蓋範圍,打破統一供給模式,精準對接定制化教育扶貧項目。(3)信息化促進教育扶貧資源精準配置、精準管理。當前我國扶貧工作進入深水區、攻堅期,教育扶貧面對地域廣、分布散、類別多、情況各異的貧困現狀,傳統扶貧手段很難準確辨析各方資源分布與供給情況。得益於信息技術與教育的不斷融合,教育資源的數字化程度得到了極大提升,教學資源如慕課、專遞課堂、同步課堂等能夠利用網絡技術精準配置到校、到人,教師資源、扶貧資金等扶貧資源等也可以通過信息化手段進行合理分配,實現教育扶貧資源精準管理。

 

(4)信息化促進教育扶貧過程精準監控、精準追蹤。貧困信息數字化、數據化,能夠使得任何失真、失實信息無所遁形。信息化教育精準扶貧,一方面能夠通過數據庫,精準獲知貧困對象生活改善情況、學業表現情況等,監測變化,如通過貧困生在校就餐等校園消費行為數據了解其生活狀況。另一方面,通過數據的伴隨式收集,基於時間序列,定向追蹤、逐年排查幫扶對象的發展情況,利用數據對情況不明、去向不清、成效不佳的扶貧對象反向追溯,動態管理,問責相關扶貧單位或個人,不斷完善進入與退出機制,將扶貧工作落到實處。

 

(5)信息化促進教育精準扶貧成效精準評估、精準考核。傳統教育扶貧工作成效考核與評估主要是結果導向型,評價方式過於單一,難以形成有效指導和借鑒。信息化教育精準扶貧通過數據的伴隨式收集能夠做到扶貧成效的過程性評估,對於階段性成效亦可進行結果性評價,結合時間維度還可以對扶貧成效做預測性評估,實現對教育扶貧成效更加精準的考核與評估。

 

(6)信息化促進教師隊伍建設精準。教師是教育事業發展的基礎,提高貧困地區教師隊伍整體素質是推進貧困地區教育可持續發展的關鍵(王嘉毅等,2016)。利用信息化手段,通過教師數據對貧困地區教師的學歷分布、年齡層次、能力現狀等做細化評估,進而深入分析教師的能力提升訴求,利用互聯網信息資源傳輸與共享優勢進行教師培訓資源的精準適配,制定適用於其能力發展的規劃方案,為教育精準扶貧的順利推進提供師資保障。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研究者認識到信息化在教育精準扶貧中大有可為,並進行了相關研究。如陳恩倫等結合教育信息化手段,聚焦於師資水平建設,進行了信息化促進教育精準扶貧的研究(陳恩倫等,2017)。汪基德等對網絡助學在教育精準扶貧中的作用進行了探索(汪基德等,2017)。劉忠民等開展了以“互聯網+教育”助推城鄉教育均衡發展的教育扶貧研究(劉忠民等,2016)。研究多是將信息化作為一種外在技術手段,從信息化促進教育資源的需求和供給角度來分析,以期通過擴大優質教育資源覆蓋面來提高教學質量,並沒有充分認識到信息化對於教育精準扶貧“精準”到戶、到人的支持,系統性、可實操的能夠適應貧困地區特點(經濟落後、師資匱乏、信息化基礎薄弱等)的以信息化促進教育精準扶貧的路徑亟待探尋慶幸當時報讀了HKUE 酒店高級文憑課程,讓我了解到自己喜歡酒店業。 

Kategorier:

Skriv en kommentar